主页 > 技节博览 >260磅胖汉‧睡眠窒息猝死 >

260磅胖汉‧睡眠窒息猝死

2020-06-05 技节博览 460 ℃
正文

260磅胖汉‧睡眠窒息猝死翻开报章,不难发现有人在睡梦中逝世的新闻,而且死者以胖者居多。香港就有一名体重260磅(118公斤)、患有睡眠窒息症的胖汉在家中病发猝死。死者生前嗜肉厌菜,又爱饮汽水,疑不健康的饮食习惯夺去宝贵生命。死者姓李,现年38岁,生前与90岁的老父、一年前刚由中国中山到港定居的妻子和一对8岁及4岁儿子住在白田村。李男原为专线小巴司机,一年半前因公司裁员失业,一家只靠领取综援金维持。他一年前开始精神不振,睡眠时发出极大打鼾声,谈话时也会睡着。去年底前往医院求诊后,证实患上睡眠窒息症。事发当天约晚上11点,他看完电视剧后表示脚痛,独自睡在一张床上。凌晨1点,李妻未听到丈夫的鼻鼾声,多番拍打仍无反应,大惊下报警,惜送院抢救后不治。医学界人士表示,睡眠窒息症主要是由呼吸道阻塞引起,治疗方法包括切除软腭组织或纠正歪鼻、减肥、以药物减低气管收缩,或睡眠时借助呼吸机吸入充足氧气等。OSA令人越来越胖肥胖会提高罹患阻塞性睡眠窒息症(OSA)的风险,OSA也会加剧病患的体重,两者息息相关。陈川谷医生指出,OSA病患因睡眠不足,经常感到疲倦,为了提神,他们会拚命地吃,造成体重直线上升。他说,即使OSA病患睡了10个小时也会疲惫不已。因为睡觉时呼吸会间歇性停顿,造成他们从睡梦中甦醒,次数可由每晚几次至数十次不等。此外,肥胖会让颈部的软组织(如脂肪)增加,并积聚在喉咙附近,导致呼吸道收窄,造成事主睡觉时出现呼吸障碍。但是,陈川谷表示,鲜少人知道OSA会令人越来越胖。手术后能减轻体重他说,这就是痴肥人士的难言之隐,社会人士常常错怪他们,以为他们好吃懒做,其实他们是陷入OSA与痴肥症的恶性循环中。“根据最新的资料统计,国内有40%的人口超重,5%为痴肥者,他们都是OSA的潜在目标。目前,马来西亚耳鼻喉外科学会已有资料显示,9%的国人患有OSA,不过此数据有可能更高。”曾为30位OSA病患进行腭前成形术的陈医生表示,大多数肥胖病患的体重,在术后减轻了10至15%,这让他们看起来比实际年龄年轻了至少10岁。“这是因为病患在术后获得良好的睡眠素质,不再精神不济,也不需依赖暴饮暴食来提神,因此完全摆脱了OSA与痴肥的恶性循环。”患心脏病风险高由于打鼾是阻塞性睡眠窒息症(OSA)最常见的症状,这为患者配偶或室友带来同房困扰。陈川谷医生指出,在美国,严重打鼾声已被接纳为离婚申请理由;在加拿大,严重的OSA者(1小时内多于30次呼吸困难)更被法官劝谕不要开车上路。“OSA也会增加心脏病的罹患风险,更会影响性生活及工作表现,因此患者受谕寻求治疗,以免丧失健康及生活素质。”他说,除了手术,患者可以通过行为管理,如减重、夜间避免饮用酒精及服食安眠药及侧睡来减轻OSA症状。“别以为晚上喝酒及服食安眠药就能一觉睡到天亮,因为这两种东西会造成喉咙肌肉鬆弛,让呼吸道更加狭窄,从而加剧OSA。”他也说,为了确保患者侧睡,医生通常教导他们在背部置放一粒网球,但是这种滋味并不好受。“患者也可以在睡觉时配戴睡眠呼吸机如CPAP控制病情。但是试想想,每晚要配戴一副类似潜水的器具睡觉,会不舒服,也麻烦。”他补充,CPAP比劝前成形术更贵,前者为六七千令吉,后者则是5000令吉。不过,如果病患在手术时需要全身麻醉,费用则会增加至1万-1万5000令吉。评估睡眠问卷测病情陈川谷医生指出,医生可以根据Epley睡眠得分问卷评估阻塞性睡眠窒息症(OSA)患者于白天的发病程度。接着,睡眠调查将会进一步确诊病情。Epley睡眠得分(Epley Sleepiness Score)‧评估分0︰不会睡着1︰可能会睡着,但机率较低。2︰可能会睡着,机率中等。3︰极高可能会睡着评估情形‧坐着看书。‧看电视。‧坐在公共场合,良久不动(戏院、开会)。‧在连续开了一个小时的车上(不包含自己开车)。‧在情况许可下,中午躺下休息。‧坐着交谈。‧午餐后静坐(没有喝酒的情况下)。‧在车内,即使车子只是在中途停顿几分钟。总分数_____成绩分析正常︰11分以下轻微︰11-14分严重︰18分以上此外,陈川谷医生指出,与健康人士相比,OSA患者会有以下的意外及疾病风险:‧超过7倍的车祸风险‧超过23倍的心脏病风险‧患上高血压、中风或精神失常的风险你知道吗?肥胖容易引起OSA耳鼻喉外科兼打鼾和睡眠专科医生陈川谷披露,胖人因上呼吸道有过多的脂肪组织,造成软腭组织在睡眠时下垂,致使呼吸道收窄,这时就会引起呼吸障碍,甚至窒息,即所谓的阻塞性睡眠窒息症(Obstructive Sleep Apnea,OSA)。“软腭位于硬腭后面,靠近喉咙的一片软组织,主要作用是将鼻子及口部隔开。根据资料,70%OSA是由软腭组织造成,30%则由鼻子引发。”他说,胖人比较容易患上OSA,但不意味着瘦子不会有这项风险。因为扁桃腺过大、鼻咽问题如过敏性鼻炎或严重打鼾,都会引起OSA。“过去大多数医生是使用悬雍垂颚咽整形术(UPPP)或嘱咐患者配戴连续式阳压呼吸机(Continuous Positive Airway Pressure,CPAP)来治疗OSA,前者是将悬雍垂(吊钟)、扁桃腺及多余的软腭组织切除,借以扩大呼吸道。”不过,他坦承,这项手术需将三分之一的软颚割除,因此复原期特长,病患一般必须告假3週,有者更会因此而变声。他也说,若把吊钟及过多的软颚切除,病患在进食时,水及食物可能会从鼻腔流出来。资料显示,吞咽时软腭及吊钟会抬高,以关闭鼻咽道,防止食物进入鼻腔。不过,如果软腭或吊钟被切除,就无法建立这扇门,这时食物会自由进入鼻腔,而鼻腔内的液体也会流入气管,这种情形医学上称为鼻腔反流(Nasal Regurgitation)。他说,一年前国内引进了新式手术──腭前成形术(Anterior Palatoplasty)。由于它只割除一小部份的软颚黏膜组织(4-5公分x7-10公分)及吊钟,因此复原快,也会将副作用如鼻腔反流减至最低。“腭前成形术源自新加坡,至今大约有3年。在接受腭前成形术的患者中,没有人罹患长期的手术併发病,迄今也没听闻有复发案例。”他表示,腭前成形术能80%或完全根治打鼾,并把睡眠窒息症降低至50%。“由于全程只需局部麻醉,加上患者伤口缩小,术后痛楚亦减轻,病患不需住院就能回家休息,因此病患的反应都不错。”/良医‧报导:唐秀丽‧2009.06.24