主页 > 生物专家 >有点诡异的房客 >

有点诡异的房客

2020-07-16 生物专家 660 ℃
正文

有点诡异的房客

名字:胡财发
国籍:新加坡
访韩目的:访友!
选择此房原因:看起来很安全(?)
特别事项:晚上11 点才登记入住、天生路癡
与房东的缘分:评价写得比任何人都认真

***

有朋友问我,经营airbnb 难道不觉得害怕吗?连房客来之前,在哪里做了什幺事情都不知道,万一碰上坏人要害我或偷东西,该怎幺办?

但反过来,房客本人或他的朋友担心我是不是坏人的情况, 应该更多吧!尤其每次听到与airbnb 相关的丑闻时,对旅客们的担忧更能感同身受。

胡财发的登场,简直就像电影「MIB 星际战警」一样。

我现在到了城山国小前面,你在哪里? ←

→ 是吗?哪里呢?我没看到啊?

我在跟你挥手啊,没看到吗? ←


这位小心到极点的房客,不轻易暴露自己的面貌。甚至要我挥挥手、转个圈,真是太荒唐了!

搞什幺啊?你总得告诉我你在哪里,我才好挥挥手、转个圈吧!←


这时,停在旁边的一辆黑色轿车突然打开车门,一个女人甩着黑色长髮下了车。个子好像比我还高五公分,宽肩粗臂,一看就知道力气很大。而且都晚上11点了,竟然还戴着一副太阳眼镜。她上下打量我一番后,才张开一直紧闭着的红唇。

「请问你是民宿老闆吧?」冷冰冰的语气,听口音似乎是印度人。

要住在我家的房客明明是个男人啊!这女人何方神圣?

「那个⋯⋯请问我的房客胡财发在哪里……?」

她轻轻点头,敲了敲车窗,然后又下来第二个女人,个子和第一个女人差不多,穿着长到脚踝的黑色连身裙,外面套一件紧身皮夹克,一头长髮高高盘起,插了一根髮簪。同样也戴着一副又黑又大的太阳眼镜,把我从头到脚扫过一番。我真的搞不懂, 这些人到底想从一个在家里睡到一半、匆匆忙忙跑出来,只穿了一身皱巴巴运动服的三十多岁平凡男人身上,挖出什幺来?

探索完了后,她们打开后车门。有着一张纯真圆脸的胡财发,穿着厚厚的连帽牛角扣粗呢大衣终于出现了。从刚才一连串的气氛来看,我还以为会有一个穿着闪亮亮的皮夹克,扎了满头髮辫,嘴里叼着一根雪茄的人从车里走出来呢!我忍不住怀疑, 这人真是胡财发吗?他对我咧嘴一笑,走过来跟我握手。

「宰源,我迷路了,这幺晚到,真对不起!」

带着他们所有人回家,其实应该说那两个女人坚持要跟来的。我很想问,到底是谁要住这里,但因为被她们的气势完全压倒,所以没有勇气开口问。

一打开老旧的大门,女人们抢在我之前走了进去,以锐利的眼神四下扫射,那模样就像抵达重大犯罪现场的老练刑警似的。观察完毕后,她们才自我介绍。

「我们是胡财发的朋友,来观察这间民宿是否值得信赖。」

听她们说完之后,我才知道原来他们是以前在英国念书时的同学,来自不同的国家,但大家一见如故,在英国如家人般相处了好几年。毕业后,这两个女人在韩国找到了工作,胡财发这次来韩国就是为了探望她们。

不管是在英国,还是在新加坡,胡财发都因为个性太单纯而老被别人利用,吃了不少亏。大学时,幸好有这几个女人挡在他前面,但毕业之后各奔前程,她们就很担心他。这次胡财发说要住在一个在网路上找到的陌生人家里,她们怕不知人间险恶的他又会被骗,所以才志愿当他的保镳,一同过来看看。

听完她们的解释,我终于理解她们为什幺会有如此行动,但还是有点过分吧?!我虽然很生气,不过也能理解她们的爱护之情,最重要的是先让她们安心。

「有很多、很多房客都觉得住在这里很安全,胡财发也会很安全的,你们去看我房间的评价就知道了。」

我的态度真诚,才让她们稍微放下戒心,彼此点了点头,摘下太阳眼镜。这下我终于看到这两个女人的眼睛。

她们走了之后,胡财发一脸愧疚地对我说:「真的不好意思,我朋友有点过分吧?!」

「不是有点,是很过分……。」

「我了解。都是因为我常常出事的关係。要不是有这些朋友,恐怕我还毕不了业呢。对了,你就叫我『胡财』吧!这样比较自在。」

「就算这样,她们还是……。算了,你远道而来辛苦了,胡财!早点休息吧!」

「宰源,谢谢你,晚安。」

本以为和胡财相处的日子会十分平静,没想到完全出乎预期。他总会突然来电说,他在弘大迷路了,该怎幺办才好。但等我赶过去后才发现,他通常都是在家的附近迷路,常常让我急得半死。

「胡财,这后面就是我们家啊!就是那里。」

「喔,真的耶?为什幺我找了老半天都没看到?」

如果当下太忙而没法即时赶过去的话,就会先告诉他该怎幺走,让他到合井站附近的星巴克待着,然后以最快速度处理完公事,再赶紧去找他。

每次胡财远远看到我,就露出灿烂笑容,一脸安心的样子。老实说,那笑容太可爱了,就像和母鸭走失,又再度被寻回的快乐小鸭。他会一直向我道谢,彷彿我是一个把他从地狱里拯救出来的人似的。

坦白说,我不讨厌老是迷路的胡财,反而乐在其中。因为拯救了迷路的小孩之后,我们会在回家途中,吱吱喳喳聊一些有趣的事。

这幺可爱又单纯的朋友,不一起吃顿饭,那可不行。我们约好一起在嘈杂的弘大吃晚饭。

「想吃什幺?」我问。

「我是穆斯林。」

我早就做好了準备。现在,我会按照房客的信仰来决定吃什幺,所以胡财的回答一点都不让我吃惊。我满怀信心地带着胡财走向食堂。这时我再度在心里感谢尼克和柏斯。

这间食堂名叫「风流」。在上水、合井一带有几家还不错的食堂,中午提供菜饭套餐1,到了晚上则变身为热炒酒馆。朋友都羡慕我的公司在弘大附近,有各式各样的美食选择。但餐厅要价都很贵,能让上班族在中午找个饱餐一顿的地方并不多。所以大家自然的都往这家食堂挤,一到中午12点还要抢位子,如果慢了两分钟,食堂早就客满了。

我个人觉得,中午的菜饭比晚上的热炒好吃多了。不过若要在晚上的菜单上选出最出色的菜餚,非胡瓜韭菜煎饼莫属!没有人比得上这家食堂老闆料理的的胡瓜韭菜煎饼,又薄又脆又好吃!

我对準看着面前美食而露出满足微笑的胡财按下快门,真是讨人喜欢的笑容。虽然点了有点超过两人份的分量,而且胡财可能会觉得有点辣,但我们还是嘻嘻哈哈痛快地解决掉一锅韩国经典汤品──冻明太鱼汤。

这天我和胡财聊了很多。原来他在英国念歌剧,难怪胡财的朋友都有如此出众的外貌。胡财说,他在新加坡的小学教小朋友唱歌剧学英语,韩国应该也有类似的课程,但可能安亲班才有吧?不过新加坡的英语歌剧课属于正规的学校教育课程之一,是非常重要的科目。

「虽然硬邦邦地坐在教室学英文文法也很重要,但语言是一种表达的工具,所以应该先享受表达的乐趣才对。我带着学生练习用表演歌剧时的语调来说台词,他们快乐地用英语表达情绪, 学习的效果也很好。」

韩国人这幺喜欢音乐,如果能再向胡财这样的老师学英语那就太好了。我买过好几套知名的英语学习教材,基于好奇,却在看了几次之后放弃了。因此对于靠感觉来考试的我,听胡财说着自己的教学方法时,只有满心的羡慕。

不管是活泼的贾姬也好,善良温和的胡财也好,我从房客身上知道,原来还有这幺多快乐学英语的方法。如果也能在韩国这幺快乐地学英语,那该有多好!

「宰源,託你的福,我过得非常快乐!」

「你太客气了,我更快乐!」

「对了,宰源,韩国话的『谢谢』要怎幺说?」

「是『Gamsahamida』。」

最后,胡财给了我一个温暖的拥抱,就返回新加坡了。

过了几天,我看到胡财给的评价之后,不由得哈哈大笑!

宰源的民宿离合井站很近,到机场和首尔各地区都很方便。而且各种生活、娱乐、观光等设施都在附近,十分便利。宰源真的是很棒的房东!每次我迷路时,他总会来救我,是一位非常亲切、温和、热心协助的人,让我有一种宾至如归的感觉。我已经开始想念首尔了,如果能回到那里,该有多好!我真的度过了一段美好的时光。
Gamsahamida,宰源!

摘自《airbnb教我懂得人生是一场分享》

有点诡异的房客

数位编辑整理:廖婉书,陈子扬
Photo:Jared Hanse,CC Licensed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