主页 > 生物专家 >【独家】缺乏发展 渐趋沉寂 芙老街待注入新活力 >

【独家】缺乏发展 渐趋沉寂 芙老街待注入新活力

2020-06-13 生物专家 189 ℃
正文

【独家】缺乏发展  渐趋沉寂 芙老街待注入新活力
独家报道/摄影:欧玉莲

【独家】缺乏发展  渐趋沉寂 芙老街待注入新活力

约百年的建筑物,因常年失修而失去光彩。

各地旅游正掀起“复古风”,注入新元素的老街商机处处,然而兼具“老街讲故事”的甲必丹谭阳路及严端路,却因没有社团组织或商家扛起发展老街的重任,而渐趋沉寂。 

虽然芙蓉的开埠比马六甲及怡保来得迟,但拥有百年历史的谭阳路(旧称马厘街Murray Street)及严端路(旧称波士路Paul路),均是历经沧桑的老街。

吉隆坡、怡保及马六甲都有旅游公司或个人主办“走老街”活动,带领游客漫游老街,讲述老街的故事,就像时光机器,带游客穿越古今,老街导览极受欢迎。 

爱好地方志的文史研究员陈嵩杰及高启舜都对老街有一股热忱,有时会应约给朋友作导游,走老街讲故事,只是感兴趣的人却非常少。 

芙中校友会于去年7月,在芙蓉举办“讲古堂:风华岁月,话老招牌”的讲座,还获得比预期好的热烈反应,可是却没有续篇。 

【独家】缺乏发展  渐趋沉寂 芙老街待注入新活力

萧隆兴街(新加坡街)还经营着传统行业。

聚集教堂庙宇如“和谐街”

谭阳路及严端路的老街全长1.5公里,这里有印裔回教堂、三师爷庙、列圣宫、天主教堂、锡克庙及印度庙,是名副其实的“和谐街”,这些教堂庙宇都拥有百年历史。 

最古老的商行也汇集在此段老街及附近的萧隆兴街(旧称新加坡街),充满异趣的文史材料,就算在3小时的“走街听故事”也未必能够一一尽诉。往昔的事迹还可追溯英殖民地及日据时期。

【独家】缺乏发展  渐趋沉寂 芙老街待注入新活力

老芙蓉称为“棺材街”的谭阳路,如今街道旁还有许多纸扎老店及花店。

谭阳路也称作“棺材街”,早期该街区有很多经营卖棺材的长生店及纸扎香烛店,现在还仅剩下一些香烛铺及花店。 

老街还存在着的经济价值更应受到重视,百年老店深具历史感的空间景观,很能吸引游客的青睐,它可通过重新规划设计,发展成为精品酒店或咖啡座,只要能注入潮流因素,就能创造极大的商机。 

古色古香的森美兰惠州会馆还可发展成为文物馆,宣讲芙蓉的开埠史及发展演变的故事,从而打造成为旅游地标。

【独家】缺乏发展  渐趋沉寂 芙老街待注入新活力

天主教堂见证了严端路的兴败盛衰。

让老街恢复生气吸引投资 文化人经营

文史研究员陈嵩杰告诉《》说,老街充满生命力,但却要看如何经营,游客偏爱新的元素,所以希望能够吸引投资及由文化人经营,才能让老街恢复生气。 

“充满古典味的惠州会馆,可以发展成为精品酒店或咖啡座,甚至还可发展成为文物馆;还有庭院宽阔的四邑会馆,适宜作为露天咖啡座,也能给老街恢复昔日的热闹气氛。 

“就像马六甲的鸡场街,未有发展以前,也仅是一条毫无生气的街道。” 

他说,老店的特点及多元结构,例如印裔回教堂融入印度的建筑风格,附近的列圣宫及三师爷庙,严端路的天主教堂、锡克庙及印度庙,都拥有100年历史,短短1公里半的路,就能展现多种宗教和平共处的和谐一面。 

【独家】缺乏发展  渐趋沉寂 芙老街待注入新活力

在商店中央的“三师爷庙”,是当年居民的信仰寄托所。

发展蓝图忽略华人文化

“让人遗憾的是,政府推行的芙蓉发展大蓝图,却没有提及文化遗产街道的概念,森华堂于去年特此向当局提呈备忘录,说明此发展蓝图忽略华人的文化特色。” 

他说,槟城和马六甲均被列为世界文化遗产,是因为它的多元文化特色及历史悠久,而芙蓉其实是袖珍版的历史遗迹,就像谭阳路及严端路交界的万裕利酒庄,早期原是警察局,好些古老建筑其实是都很有的历史感的老招牌商铺。 

“早期的老街是州的经济脉搏,是城市的教育中心,会馆也是私塾(学校),很多私塾经历类似孟母三迁后遂成为今日的华小。 ”

“在芙蓉走老街还不很流行,以前曾带朋友逛游老街,在芙蓉举办全国独中历史教师培训营时,也带领老师走老街,老街区建筑的柱子、牌坊都蕴藏许多故事。”

他说,惠州会馆早期是贩卖土产的“广生号”,这是芙蓉唯一用商铺招牌命名的路名,在芙蓉就有一条街道叫“广生街”。

【独家】缺乏发展  渐趋沉寂 芙老街待注入新活力

飘扬着药材香的“广福堂”,令人恍如回到1970年代的时光隧道。

老街历史“遗失的美好”须规划旅程让游客体验

文史工作者高启舜说,老街的历史是“遗失的美好”。

他喜欢老街,截然是因为与食物有关。小时候喜欢市街区一间茶室的叻沙面粉糕,从7岁吃到31岁,3年前因东主患眼疾而不再经营,让他失去迷恋的味道。

当他察觉老街的美丽没人欣赏时,就觉得应该为它们做点事情。

2015年,他开始搜集老街的各类剪报,还与陈嵩杰热议起来,两个年龄差距颇大的男人因老街相遇,更擦出火花。 

他说,英殖民地时期,谭阳路以华裔为主,天主教堂一带多为英国人,交界处的三角地则是英国人和华人的交汇点。 

【独家】缺乏发展  渐趋沉寂 芙老街待注入新活力

四邑会馆前还留住当年的路名——Murray Street(马厘街)。

“最喜欢惠州会馆(旧名为“鹅城会馆”),它很有历史感及代表性,我希望能创立锡矿文物馆,还要加入甲必丹叶亚来的历史,因为叶亚来是惠州人,同时也可以打造成美食馆。” 

“只带过朋友走过3趟老街,希望将来有更多人出来讲故事及听故事,把遗忘的往昔都翻出来,更希望商家能大力鼓吹及给予大力支持。” 

他希望能保持老街的原来面貌,继续发展经济,需要规划好的旅程,包括美食路线、简易版的导览图,让游客很容易得到体验。

他也希望能设计出老街标志的纪念品、文化路线及文化地图,预期能于5年内就着手进行。 

“萧隆兴街的文化街只能称为美食街。我希望每两个月定期举行文化活动,包括走老街及历史讲座等,为芙蓉增添文化气息。”

【独家】缺乏发展  渐趋沉寂 芙老街待注入新活力

已结束营业的合泉栈(前身为海泉栈)的走廊,还可看到当年非常畅销的“红字牛奶”广告印。

推广老街需华社配合

芙蓉中华校友会主席张康华说,该会去年举办“讲古堂:风华岁月,话老招牌”的文化座谈,邀请陈嵩杰讲析老商号的故事,当时座无虚席,马口及文丁区的民众到场捧场。 

“我们还未有定期主办类似活动的计划,主要是必须要有合适的题材,也要能找到适合的人参与分享。” 

“其实推广老街计划需要逐步推动,华社需要配合一起做,不过因面对人力财力问题,所以州政府更应该协助大力推广,同时邀请商家一起响应。 ”